第一次踏入中坑國小,一眼看到校園當中空地四個角落上四棟高聳的苦楝樹所界定出的操場,清晰的定義了基地的空間性格與校園的地點感。想起北宋畫家郭熙的“林泉高致”裡說的四種山水畫的情境:可行、可觀、可游、可居。建築以一序列長條形單邊走廊的校舍,圍合著校園中間空地上的四棵大樹,與其分別產生了“經過“、”圍繞“、”結合“與”開放“的四種曖昧而又親和的不同敘事關係,分別以長方形合院水池、半圓形舞臺、挑空樹屋與無定義的四種建築形式來呈現。空心磚砌的白粉高牆與圍合向心型的建築形式,連串不同空間牆的安排與隨視點移動而物換景移的過程,也暗示了中國園林的遊園經驗,提供了孩童們在其間穿梭遊盪、探索參與進而學習成長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