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都市肌理的角度出發,結合了三維的合院空間關係,形成了我最近發展的“都市合院主義”的想法。先是為了2008年的威尼斯雙年展香港展場的裝置而做的研究,我在南京大學和香港大學的設計課程上用都市合院主義為主題,讓學生做三個合院設計的練習,分別為低中高密度。第一個是在郊區的兩層樓合院住宅區;接下來在香港高密度旺角的傳統街廓,容積加倍成8層樓到10層的合院社區;最後在香港像將軍澳一樣的新市鎮做一個高層的合院住宅街區,容積再加倍。對學生來說這是個設計練習,對我來說是對未來城市空間的想像。轉變後的四合院的空間,可不可以變成依序聯繫城市公共空間的通道和節點?利用四合院空間的“空”,成為城市組織的方式,在城市裏可以形成一種新的肌理。

設計首先闡明傳統合院空間品質,檢驗其各項物理特徵表現:大小、尺度、光線、通風、單元、組合連接、交通與轉型。在創新的嘗試下,新的合院如何能同時保有傳統合院形態的三個基本向度:物理性、場所感,以及其社會功能和活動?當密度逐漸增加,它們如何交織組合,成為城市的空間織理?新合院如何重新定義,由原來的平面形式轉為剖面形式?在不同的密度情況下,院落最恰當的規模、高度與組合方式為何?

在這種轉化中,上述的各項物理特徵和社會關係又如何轉變?合院如何由單元的私密空間轉化為群組的半公共空間,和城市的公共空間?當城市的條件改變時,這樣歷史形式能如何面對挑戰而轉化,並仍能保有其空間品質?在形式的變遷中,建築形態如何同時擁有空間延續與創新的雙重能力?

在這些立體的微型都市裡,我們需要以怎麼樣的密度和形態來產生那一種的公共領域呢?有什麼其他更多組合的方式,來形塑共享空間以及其居住型式可以使我們的城市成長為一個更豐富與複雜的有機體?

西溪濕地三期N地塊分北中南三條細而狹長的建築基地,分別面臨由前後二方向的山丘與沙丘水景。觀者沿著主要道路漫步,山,水,天,地, 構成幾種線型的不同風景經驗。江南水鄉的線性織理與中國城市的街廓合院織理形式截然不同: 聚落的水道不僅是連接系統,建築配置更是外向性的以水為主導。
韓拙《山水純全集》的水有四時之色;郭熙《林泉高致》的山有三遠:高遠,深遠,平遠。設計不只在提供智者樂水的視覺經驗,更在營造仁者樂山可遊可居的空間意境,透過一系列不同的[觀景器建築]的位置,高低,空間形式與質地的安排組合,以及被觀的風景對象狀態的差異,啟發觀者對山水景觀的情境銓釋:視角和視點的不同,以及環境與心境的不同。
 西方繪畫與透視的起點,在於觀者與實景之間關係三度空間的平面化。设计的意图希望透過觀者的凝視間有意識的改變,景觀的平面呈現被重新再框,觀者的主體性再次被實踐。有別於中國江南傳統園林設計中敍事空間的「框景」,即「步換景移」的時空關係, 這个設計以還原電影的方式,重新探討時間、空間與風景關係:移動時所見的景觀和風景,透過「再框」,重组基地原有景觀,重組對基地風景的概念及经验,形成一連串的「動景」。  [框景]的概念被重新定義及豐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