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巴托克管弦樂、打擊樂與鐘樂所寫的曲譜,可以驚喜的發現裡面蘊含了無盡的建築與空間概念,這首音樂曲的配譜形式中最明顯的幾個表徵,一是作為橫軸的時間,重覆性的音符在時間序列軸上劃出節奏;二是音符在空間中的位置表示了音調,位置的移動表示了旋律;三是幾個不同主題的平行發展形成了和絃或不和絃。在設計上除了住宿與學習基本機能的考慮之外,最重要的是學社在長時間的音樂學習生涯中,生活的本質如何轉化成建築的空間。對這些未來的演奏家而言,每天生活的重心就是練琴,就像修道院的修士,每天的生活重心是祈禱一樣。想到在深出裡的修道院,走過長長的廊道和中庭,看著遠山湖水,沈澱於神的世界中。我們想到音樂系館戶外空間的演奏廳、開放式的琴房與半戶外的練習場所。學生走在琴房與宿舍之間的長廊,穿梭在音樂與地景中,早上練琴、下午練琴、晚上也練琴,穿過一個又一個的院落,看看山、看看天。